中少在線 蟲蟲閱讀 中少總社微博
 

首頁 < 出版前沿


孫柱:中少“守正出新”

QQ截圖20190724102729.png

  知天命之年,孫柱也迎來了自己的人生新跑道。

  2002年,在內蒙古自治區團委副書記的任上,孫柱調入團中央,奉調入京后,歷任中國少先隊事業發展中心、中國青少年發展服務中心、團中央實業發展中心主任,用孫柱的話來說就是,“沒有離開過團的工作”。2018年,他來到中少總社黨委書記、社長的崗位上。

  盡管對青少年工作和實業運作有著豐富的經驗,但孫柱坦承,進入出版行業后,“感覺跨度不小”。因為,于他而言,這條嶄新的跑道,意味著既跨了行業也跨了體制。之前,孫柱的工作基本是圍繞青少年服務、活動等而展開,再就是國有資產經營管理,而現在的編輯出版方面的工作內容和之前可以說是迥然之別;再就是,此前孫柱工作過的單位都是行政和事業單位,而中少總社經轉制后完全是企業經營管理體制,體制發生了變化。

  長期做團的工作,也給孫柱的性格和氣質烙下了深刻的印記。激蕩著青春與理想主義的工作,植根于青年群體對精神出路的集體追尋。

  帶著團的工作氣息,孫柱來到了少兒出版。盡管工作的載體變化了——新聞出版業,要靠內容產品,對青少年產生潛移默化的引領作用。然而,兩種工作殊途同歸,出版,成為孫柱的新事業。

  中少總社,一直是中國少兒出版的引領者。孫柱的前任,李學謙社長,既是專業少兒出版的領頭人,也是行業的思想家,在每個關鍵階段以重要思想和言論助推中國少兒出版發展與攀升。在對孫柱的訪談中,他表達了對前任的贊賞。“新官上任不燒火”,顯然,中少這艘少兒出版巨艦,將沿著既有航線繼續在深海劈波斬浪,奮勇向前。

  當然,在中國少兒出版步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時,孫柱以“事業人”的身份來到中國少兒出版。豐富的工作經歷和敏銳的政治覺悟,包括他腳踏實地的工作作風和理想主義色彩,期待他給中國少兒出版帶來新的發展動力。

  少兒出版的三個維度

  在孫柱的記憶里,能印成鉛字公開出版的報紙或者是書籍,一直是神秘和崇高的。現在直接從事出版工作,他謙虛地說:“到中少總社來,確實感覺到心懷惴惴。”在他看來,少兒出版工作的價值意義,可從三個維度來評價。

  首先是社會價值。少兒出版的服務對象是少年兒童,只有出版具有鮮明的正確導向,滿足少年兒童分層、分級、分階全方位閱讀的產品,才能有效引導少年兒童打好精神底色,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

  其次是質量效益。孫柱的感受是,目前少兒出版的主要矛盾,是讀者日益增長的優質內容需求和內容提供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內容建設應該是出版社當之無愧的主業之基,也是少兒出版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和前提。“如何實現從高速增長到高質量發展的轉變,在這個過程中,我想創意驅動不失為一條很好的路徑。創意驅動、選題策劃、內容生產、營銷模式的變革,讓優秀的人才能夠參與到少兒出版當中來,才能形成永不枯竭的一種動力。”孫柱決心在體制機制上做文章,留住優秀人才。

  第三是品牌效應。孫柱以“革命性的變化”來稱呼現在的少兒出版市場,而內容和服務始終相伴相生。孫柱表示,閱讀服務、數字出版將繼續作為中少總社發展的新動力。“要利用好已有的資源和跨界資源,給讀者帶來多種多樣的閱讀體驗。”

  孫柱表示,從他接觸到的各方面信息來看,為不同年齡的孩子提供相應的綜合的閱讀指導,即和幼兒教育結合的專業的閱讀服務,是可以實現其價值的。繪本館越開越多,正是說明了這一點。

  現在,未來網已經并入到中少總社了,但孫柱還是保持了他謙虛謹慎的風格:“我們現在是有一定規劃,但步伐不是很快,還是限于初期階段。下一步,我們會在融合這方面拿具體方案。”

  摸底中少

  來到中少總社,半年的時間內,孫柱對中少總社進行了深入調研,找尋其競爭優勢和發展瓶頸,以便更好謀劃未來的發展之路。

  半年后的今天,孫柱心中有了自己的答案。中少總社的比較優勢非常明顯,它是團中央直屬的唯一一家國家級的少兒出版社,歷史悠久,根基深厚,傳統優良。首先,就其產品來說,中少產品線比較完備,覆蓋0到18周歲,即少年兒童的全年齡段;產品形式多樣,包括書報刊,再加上現在又有網,更包括數字出版物、視頻產品、教育培訓、閱讀服務等。此外,中少總社一直堅持內容為王,原創能力突出,重視作家團隊的發掘和維護,重視編輯人才的培養和職業發展。發行方面,中少總社一直堅持渠道創新,渠道下沉,開辟空白點,在不斷開發新渠道的同時,也充分考慮政府采購、企業公益捐贈等。

  在媒體融合發展這方面,2018年,中少總社完成了少兒移動應用平臺及資源建設,還有就是數字內容應用平臺、新媒體融合發展平臺。少兒移動應用平臺的打造,既是上級部門交給的任務,但在孫柱看來,也是中少總社融合發展的抓手之一,可以對接全國所有的團組織,中小學的少先隊組織。平臺目前剛剛開始搭建建設,下一步將填充資源庫、資源包,包括課程體系等。

  尤其渠道下沉方面,中少目前的規劃是,想通過系統,比如團隊組織,把渠道建立起來。“中國少年報、兒童報屬于隊報隊刊,需要擴大其縣區域級的覆蓋面,力爭全覆蓋。我們跟全國少工委的有關領導也進行溝通,看下一步怎么樣能夠打通區縣的發行渠道。”

  中少社是國家級的專業少兒出版社,是中國少年兒童報刊工作協會會長單位,也是中國出版協會少兒讀物工作委員會的主任單位。然而這一連串的光環,孫柱將其看成沉甸甸的責任,“期望我們能夠承擔起引領行業共識,推動行業健康發展的責任”。

  中少的目標

  在孫柱看來,具有文化價值的內容將成為少兒出版生產傳播的大趨勢,內容的解決方案的提供也將成為少兒出版業發展的一個重要途徑。

  在閱讀服務這一塊,中少的知心姐姐教育服務中心,包括大世界閱讀體驗中心,聯合有關方面推出了一些活動,效益有一定顯現,但并不明顯。

  但出于對中小學閱讀服務的事業角度考慮,社會效益還是很明顯的。

  “現在教育部門在閱讀方面是有專項經費,都是國撥的,實際上我們做的是政府采購,跟教育部門來簽協議,也等于承擔政府的項目,我們從中獲取一定的收益。但關鍵看政策是否持續。”

  2019年,就出版工作而言,孫柱判斷,少兒讀物仍然有相當大的市場空間。首先,中少將繼續做好兒童文學、人文知識、科普、動漫、圖畫書等類別的原創出版;同時,抓住今年五四運動100周年、建國70周年、少先隊建立70周年的契機,繼續把已經形成的“主題出版找中少”這樣一個良好口碑鞏固和加強;在做好少兒專業出版的同時,搭建少先隊活動的資源平臺,“這是今年我們重點工作的一個方面”。今年年初,全國最大的未成年人專屬網站——未來網,并入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顯然,未來網龐大的用戶群和較強的新媒體應用經驗,將助力中少總社的媒體發展之途。

  總而言之,從孫柱對中少總社的體認而言,還是要堅持貫徹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樣一個工作思路,根據自身專業定位和資源優勢,走專、精、特、新發展道路,重點加強內容建設,突出質量本位,提質增效,才能夠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生相融。

  這幾年來,中少的主題出版表現亮眼,《偉大也要有人懂》這個系列,如《一起來讀毛澤東》《少年讀馬克思》《小目標大目標中國共產黨一路走來》,包括《習近平講故事》少年版,實現了雙效的豐收。《習近平講故事》少年版去年發行將近70萬冊,也漂洋過海,翻譯成了多種語言。

  渠道與融合

  對出版行業的發展趨勢,孫柱的觀察是,線上渠道仍然是銷售的主力,尤其是在低幼圖書和兒童文學產品這方面,線上占比最大的仍然是天貓渠道,其次就是當當和京東。對于中少而言,京東銷售增長比較快。當然,低價促銷成為了網絡銷售的常態,然而,光靠打折已經難以復制往年大促的輝煌業績了。就在今年,亞馬遜退出紙質圖書的競爭,這種以傷害行業生態為代價而實現的所謂發展,不會持久。

  反觀線下渠道,地面店仍然面臨較大的銷售壓力。無論是傳統的新華書店,還是民營的批發渠道,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當然,現在有政府投入這方面的重視和支持,給線下書店帶來了一絲活力。優美的閱讀環境,久違的紙質觸感和墨香,也替代價格,成為吸引年輕人的一個重要元素。這種依靠閱讀體驗吸引讀者的書店模式也正在從一線城市不斷地向下蔓延。“包括曹文軒、楊紅櫻,還有幾位作家,都以個人的名義來辦實體店,對于實體渠道也是起了拓寬或者是加強的作用。”

  在孫柱看來,對接新媒體渠道,選題和產品至關重要。前幾年,自媒體一些大號,動輒就是秒售上萬套,現在看來越來越難實現了。因為產品門檻大幅度提升,自媒體不僅要在內容上嚴格把控,還需要有限價期作為后盾。“面對各大電商平臺的價格戰和折扣戰,出版社多方協調平衡的難度進一步加大。”

  總而言之,針對社群渠道,中少采取的辦法就是根據渠道特點來進行產品定制,實施獨家政策。但是還沒有形成系統和規模,主要是因為相關選題不太能夠滿足渠道的需求。然而,要實現增長,還是需要聚焦線上渠道。

  圖書作為文化產業的上游,可以作為影視、動漫、游戲、玩偶等各產業鏈的內容源泉。孫柱的觀察是,“圍繞圖書進行IP打造,已逐漸成為趨勢。”比如中少總社的“紅袋鼠”的形象來源于幼兒畫報。早在2016年,中少總社就利用紅袋鼠這個形象開發MPR智能點讀筆了,而紅袋鼠智能伴讀機器人也將進入量產階段。同時,紅袋鼠智能點讀筆功能進一步豐富,不僅有AI語音助手,更有學前學習評價系統,同時免去了傳統點讀筆下載拷貝的煩惱,因為它是無線連接。在內容鏈接方面,紅袋鼠點讀筆不僅支持中少總社的幼兒畫報、嬰兒畫報、嘟嘟熊畫報,還可以支持中少總社陽光繪本館、九神鹿繪本館等的優質繪本內容。

  還有就是米莉茉莉,那是一個在世界上都有口碑的知名兒童品牌,相關圖書產品有60多種,已經被授權到世界110多個國家和地區,并被翻譯成34種語言。去年,中少總社成功地參股人民天舟對新西蘭米莉茉莉少兒出版集團的股權收購,收購以后,中少總社加入了中國女孩麗麗的形象,創立了全新的童書品牌——“米莉茉莉和麗麗”,開發全新的故事。同時寫入中少計劃書的,就是整合原有的故事內容,以故事書、游戲書、數字產品以及周邊衍生產品的多種形態來呈現。

  顯然,融合發展,不需要敲鑼打鼓,也并不是天翻地覆的變化,而是出版人基于自己內容優勢的“小步快跑”。

  來源:《 中華讀書報 》( 2019年05月08日   10 版)  記者:陳香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安徽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幸运快三技巧 广东省36选7开奖 国产在线精彩亚洲久久 足球魔方 宜昌血流成河换三张手机下载 青海快三一天多少期 今天3d太湖字谜图 4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福建11选五5开奖 网上讲课平台如何赚 泳坛夺金全部开奖结果查询 3d定胆法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福彩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平码三连肖赔多少倍